魅力城市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重庆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吉林省 辽宁省 河南省 山东省 安徽省 江苏省 浙江省 福建省 江西省 陕西省 黑龙江 更多>>
中国新城镇建设 » 三农 > 正文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投稿热线:010-57723285

张曙光涉受贿庭审现场误将13笔受贿说成17笔

核心提示:媒体记者在市二中院外守候。 京华时报记者 朱嘉磊摄 昨天,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因涉嫌受贿4755万余元,在市二中院出

媒体记者在市二中院外守候。 京华时报记者 朱嘉磊摄

  昨天,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因涉嫌受贿4755万余元,在市二中院出庭受审。张曙光承认全部指控,称自己人品太差,对自己的行为追悔莫及,他希望更多人能吸取教训,淡泊名利,清白为官,并表示会利用一切可能的条件继续为高铁做点儿事。

  行贿人证言称,为了讨好张曙光,曾给张曙光的情人送过名表、豪车,每月给对方白开工资1.6万元。

  京华时报记者裴晓兰

 

  庭审现场

  误将13笔受贿说成17笔

  张曙光的庭审定于市二中院第三法庭。昨天上午9时30分许,张曙光被法警带入法庭,他没穿号服,而是一身便装。与被羁押前相比,张曙光明显苍老许多,56岁的他已是两鬓斑白,面容清瘦,后背微驼。

  审判长当庭提醒张曙光,如果身体不舒服,可以随时向法庭举手示意。之前,有报道称张曙光患有糖尿病。

  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称,张曙光于2000年到2011年间,先后利用担任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客车处处长、装备部副主任、运输局局长等职务便利,为14家单位谋取利益,为此收受或索取上述单位的负责人给予的款物,折合人民币共计4755万余元。

  审判长问张曙光:“起诉书指控你受贿的事实属实吗?”

  张曙光语速缓慢但声音洪亮地答道:“对公诉人的这17笔,啊,13笔的受贿事实,我都认罪。是事实。”

  受贿内幕

  带商人赴宴助其拿订单

  张曙光涉嫌的第一起受贿指控金额共计1050万余元,跨度长达10余年。行贿方是广州中车铁路机车车辆销售租赁有限公司、广州中车轨道交通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杨建宇。

  张曙光主动概括两人的关系:我作为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是国家工作人员;杨建宇从事的经济活动主要在铁路范畴,所以,我接受他的钱财是受贿。

  庭审证言显示,杨建宇的公司曾购买了蓝箭列车,后租给广深铁路公司。在租赁合同即将到期时,广深铁路公司不打算续约,杨建宇为此找到张曙光帮忙。

  张曙光称,杨建宇的父

  亲和他是老乡,杨父带着杨建宇到北京找他,他答应帮蓝箭列车找出路。最终,蓝箭列车调到了偏远的成都铁路局,后来又被广深铁路公司全部收购。

  张曙光强调,蓝箭当时得到刘志军部长的认可,他没有刻意为蓝箭做什么,整个事件只是顺水推舟,没有推波助澜。

  杨建宇的公司也做列车空调。张曙光说,他带着杨建宇和几家工厂领导吃过饭,让对方知道他和杨建宇很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条件下,张曙光虽然没有和工厂领导打招呼,但对方看在他的面子上,给了杨建宇更多的空调订单。

  商人出钱帮张曙光养情人

  杨建宇在证言中指出,张曙光喜爱收藏,为了能获得更多的订单,他送给张曙光字画、瓷瓶。一次,张曙光看上了拍卖会流拍的一个清乾隆年间的瓷瓶。很快,杨建宇就为张曙光买到了这个瓷瓶。

  张曙光亲属一套两百平米的毛坯房,经张曙光的授意,杨建宇就会将毛坯房装修得很豪华,并配齐家电,直接就可以入住。

  素有裸官之称的张曙光,老婆孩子被曝都在国外。庭审显示,张曙光在国内有情人罗某。

  据杨建宇的证言显示,2007年,罗某要去香港旅游,杨建宇安排别人带她四处转转,还给她买了一块价值二三十万元的手表。得知罗某要换车,杨建宇给了罗某30万元,称是自己的一点心意,对方也没有推辞。一次一起吃饭时,罗某当着杨建宇的面告诉了张曙光买车的事,张曙光对杨表示感谢。杨建宇说,他给罗某买车就是为了讨好张曙光。

  2009年,罗某说自己没有工作,杨建宇就安排她去自己的公司,每月开1.6万元工资。罗某名义上是担任企业形象大使,为企业文化做宣传,但实际上她什么事情都不做。杨建宇说,给罗某安排工作只是个托词,纯粹是为了讨好张曙光,总共支付三四十万元工资。

  索贿内幕 花钱买院士索贿800万

  在13起受贿指控中,张曙光有一起涉嫌索贿。指控称,张曙光于2005年至2009年间,先后三次向今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戈建鸣索取钱款共计人民币800万元。

  法庭上,张曙光称自己对“索贿”的指控感觉有点冤。他说,自己与戈建鸣的父亲是20多年的老乡,虽然对方是拥有几十亿资产的民营企业家,但他很尊敬对方,“我从来没有拿过他一分钱,连口水都没有喝”。

  2006年,戈建鸣说自己接了父亲的班,要给他约20万,他都拒绝了。后来戈建鸣知道他要参评中国科学院院士,要花点儿钱,“他说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别找别人,咱们知根知底”。张曙光说,他第一次要200万元,但2007年因7票落选院士。

  “我自己认为是技术上准备不够,但他是商人,觉得钱花得不够,又提出给我花钱。”张曙光说,他后来又从戈建鸣手中拿了600万元,但一直没有评上院士。

  公诉人称,张曙光此前写的认罪材料里承认是索贿。张对此解释说:“在我意识里就没有索贿受贿的区别,认为是一回事。

  过去的材料我只是深挖自己的错误和罪行,没有涉及具体细节。潜意识里我觉得自己罪很重,我觉得自己人品太差,我做出这个事情恶心。”

  公诉人还宣读了张曙光以前的供述,他称自己找戈建鸣第一次要200万元,是因为刚认识罗某,自己为了花钱追求罗某,找戈建鸣要钱。

  张曙光对此没再过多解释。他表示,无论索贿还是受贿他都认。“我认为自己受贿的罪很重,索贿的罪也很重,都是重罪。对我来说是一样的,都是人家的钱。”

  检方态度 索贿应从重退赃可从轻

  公诉人认为,张曙光作为铁路系统握有重权的领导干部以及有一定威望的专业技术人才,曾为国家高铁事业做出过贡献。但遗憾的是,在膨胀的私欲下违法犯罪,教训是深刻的。因张曙光部分受贿存在索贿行为,故依法予以从重处罚。

  此外,张曙光在归案后积极配合办案机关如实交代犯罪事实,以及交代未掌握的犯罪事实。张曙光和亲属积极配合追缴赃款,案发后大部分赃款已经追回,起诉后亲属又继续退缴60万元,依法可予以从轻处罚。

  昨天,法庭对张曙光涉嫌的13笔受贿指控逐一进行了调查,张曙光的辩护律师为他作了罪轻辩护。庭审进行到下午6时许休庭,将择日宣判。

  最后陈述

  吟诗表达悔悟坦言清官难做

  今天,我在法庭上又受到一次深刻教育,我对自己犯的罪有了比过去任何一次都深刻的认识。过去的900多个日日夜夜,很漫长,既是我漫长的痛苦的认罪、悔罪的过程,也是我决心认清自己的罪过、重新做人的过程。

  我感谢党和组织上对我的挽救、对我的教育,感谢纪委、检察院、法院、我的律师对我的关心、教育。特别是在办案过程中,我既感到办案人员的严肃和严厉,也感受到了人性的善良和宽容,我感谢他们帮助我认识了我的罪过。

  我是“文革”以后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插队,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学了铁道,干了铁路。工作以后,组织上多次送我出国,去了几个发达国家去研习,是党和国家培养了我,我自己也一直想用自己的技术来报效国家。其实,在我接触高铁的时候,我是很谨慎的,在国外,十几个国家、几十个跨国公司谈判时,我都是首席谈判,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的,为国家节约了至少一百多亿。我没喝过外国人一口水,没拿过一件礼物。作为官员我犯罪,我不是好官,我也是个凡人,但作为中国人、中国工程师,我问心无愧。其实我也是很能吃苦的人,要这些钱干什么?回忆过去为高铁事业吃过的各种苦,我都挺过来了……

  人哪,就怕思想放松,放松了思想人就会变。我正是在工作上取得了一些成绩,放松了思想,放松了学习和改造,追逐名利,想评这个评那个,在犯罪的道路上从小到大,渐行渐远,现在回首,追悔莫及。

  我对不起我85岁的老父老母。自从干了高铁,我的春节都是在现场度过的,10年了,我没有和我的老父老母吃过一顿年夜饭。

  我记得唐代诗人刘禹锡说过一句话: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希望更多人能吸取我的教训,淡泊名利、清白为官。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在这个国土上,你要做官员,你就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大家吸取我的教训。我情系高铁,生死难弃,我会认真学习改造自己,重新做人;另一方面,我会利用一切可能的条件,继续为高铁做点儿事情,我还能写,脑子里还有东西能写出来。

  消极和颓废不属于共产党培养出的人。最后我感谢法官,公诉人,也感谢我的辩护人,谢谢!

(原标题:张曙光当庭认罪称清官难做)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