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城市 北京市 天津市 上海市 重庆市 河北省 山西省 吉林省 辽宁省 河南省 山东省 安徽省 江苏省 浙江省 福建省 江西省 陕西省 黑龙江 更多>>
中国新城镇建设 » 城镇建设 > 教育建设 > 正文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投稿热线:010-57723285

王旭明再谈“真语文”:语文教学不需流派

核心提示: 这个月(8月)10号,我要做第八次肝癌的手术了,我教书已经有59年,很快也要离开这个讲台了。8月6日,全国真语文系列活动天津站的第一

    “这个月(8月)10号,我要做第八次肝癌的手术了,我教书已经有59年,很快也要离开这个讲台了。”8月6日,全国真语文系列活动天津站的第一堂课上,78岁高龄的贾志敏在开场白上这样说。

  贾志敏的阅读课是真语文系列课程的精品课程。4年前,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听了贾志敏的课,写了一篇名为《终于,听了一堂真语文课》的文章,“真语文”这一概念由此正式提出。

  随后,2012年11月,王旭明联合全国12省市32校,发布了《聚龙宣言》,倡导求真务实的语文教学。2015年底,王旭明在名为《以求真务实精神促进语文教育健康发展》的文章中,再一次申明“真语文”的核心要求、基本要求和具体要求。

  在8月6日的活动上,贾志敏讲夏衍垂死之时,身边的人大喊:“我去叫医生!”这时夏衍直接坐了起来大喊:“不是叫,是请!”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贾志敏说。由此,正式开启阅读课《推敲》。课后,贾志敏告诉澎湃新闻,他虽有重病,但离不开讲台。贾志敏坦言对于现在的语文教学并不乐观,他希望语文老师能够一字一句、从读音到笔画到句法细细讲给学生。

  贾志敏。 资料图

  “其实语文不是流派,它是理念,它不需要这些流派,就老老实实讲好语文就可以。”6日,王旭明对澎湃新闻表示。

  【对话】澎湃新闻:你对真语文的理解是什么?

  王旭明:我 对真语文的理解就是在现有条件下,广大语文老师应该怎么教?我们是国家的人民教师,不是个人的,国家的教学就按国家的标准来教,国家的标准就是语文课程标 准,即 2011年教育部颁布的语文标准,这个语文标准对语文的定性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所以我们的教学中就要注意怎么去统一,围绕着这个讲好真语文。所以我们接下来希望从理念上能引导广大老师按照课程标准的要求,走上真语文之路。

  澎湃新闻:真语文在理念方面已经很明确,具体的操作性经过这4年的打磨是否有比较统一和成熟的方式?

  王旭明:这个很复杂,因为要涉及到课型的差别,不是说你这一有了上层理念,就会有教学实践,所以我们一直都在摸索。贾 老师的课充满了个性色彩与个人风格特点,可以效仿但很难效仿。当然贾老师的课也有一些问题,比如不够重视学情,他不管你是什么学生,还有就是他特别重视好 学生,这是我不太同意的。我认为我今天示范的这堂打电话的课就是真语文课,是方向对了的课。我需要改进的可能是技巧,可能是成熟度,但可以说,我自己认为 最理想的方向、老师们都可以跟着学的就应该是这个模式。

  澎湃新闻:现在最大阻力是什么,是教师资源的匮乏,还是其他的一些因素?

  王旭明:最 大的阻力还是行政,学校领导、语文老师、语文界内外观念上的问题。我认为还是要调观念、调方向,要沿这个方向走下去,就是工具性人文性统一的方向。如果说 得细一点,就是不要离开教材,教材是个例子,每一个老师都是拿教材上课,这和大师们不一样。不要超越于教材,最基本是要完成教材的任务,教材是什么任务? 就是三道练习题、四道练习题都要会做。

  澎湃新闻:现在真语文也鼓励教材的编者走上讲台是出于什么考虑?

  王旭明:我们现在有这么多教材,人教版、苏教版、北师大(版),真正的教材主编拿着教材登上讲坛的,没有几个人。我 自己是个真语文的倡导者,同时也是个教材的编写者。作为教材的编写者,我实际上一直觉得我和我的同事都在努力当“四会人才”,即会编、会写、会说、会讲, 我们的编写人员中50%的能走上讲台,这是我们的一个理想目标。没有上过课堂的人是编不好教材的,编教材的人一定要讲过课。

  澎湃新闻:真语文从教学观念到教学实践都如你讲得那样行之有效的话,为何推广起来那么难?

  王旭明:我 们国家从1949年到现在,语文学的教育始终处于各种各样争论、学派流派当中,到现在为止有几十种流派。比如一些老师认为诗重要,就提出诗意的语文,要把 语文讲得像诗一样;有的老老师认为情境重要,就穿插各种情境。其实语文不是流派,它是理念,它不需要这些流派,就老老实实讲好语文就可以。有的语文老师因 为某一方面有成就,排斥其他的观念,唯我这个方法独尊,把我这个方法神圣化、绝对化,形成一种流派,还排斥其他一切的,这就有问题。贾志敏老师就没有什么流派,他上来就讲故事,用故事的语言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也希望将自己的理念推广给更多老师,但是还没能有效实行,这和我们整个的讲话习惯——即喜欢讲大话、空话,不喜欢讲故事的语言都有关系。所以复杂的种种原因,有社会的原因,有语文界内部的原因,有语文界外部的原因,有社会的原因等等。

  澎湃新闻:现在很多语文老师都在试图摸索一种最行之有效的方法,希望能够速成、能够马上见效。

  王旭明:错就错在这了,这就是不懂教育的人都在做的一种努力。没有最好的办法,只有最适宜的办法,说很多大师,不去了解学情,不管什么样的学生,上来我就把我自己的教学理念灌输给学生,是不太对的。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